速发财讯 房产家居 房租补涨,年轻人开始在酒店安家

房租补涨,年轻人开始在酒店安家

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租房市场在5月持续走低。到6月,疫情趋稳、毕业季来临,上海一些区域租房需求上升,交易量及租金都有所反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根据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的数据,2022年6月,全国65城新增挂牌房源平均租金为30.31元/m2/月,环比上涨0.27%。

据了解, 疫情之下许多酒店大力推广长租业务,也有针对长租顾客推出更多优惠。 然而,从业者们对长租业务褒贬不一,有酒店将长租客视为最稳定的客人,也有从业者表示在疫情下会格外谨慎推出长租服务。

租赁市场供小于求

疫情之后房租“补涨”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唐潇住的单间不到十平方米,家电老旧。疫情期间冰箱故障,煤气点不着,洗手间灯也坏了。城市解封加上毕业季,租房需求旺盛,唐潇看好的几个房子都很快出租了。她和朋友只能接受了房东每月涨租400元的要求。“小区据说被划进了学区,房价涨了,房东说每年都要涨房租。”唐潇说。

多名租住在上海的消费者反映6月房租上涨。 住在普陀区的张娜解封后本想换房,但发现周围的房源普遍上涨,“我们关注长宁的一个小区,到地铁步行一公里,两居室前年月租金6200元,去年7500元,今年涨到8500元了。”张娜说,“中介跟我说,要是实在想租,可以9月份再看。”在普陀区,张娜封控期间看的房源租金每月6000元出头,解封后跳涨到了7900元,“还一下就抢掉了。”

上海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分析,上海刚解封时,成交量及租金都有较为明显的上涨。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全国租赁市场6月月报》显示,在挂牌供应上,上海环比上涨147%,租赁需求热度环比上涨95%。

图片来源

:摄图网_501700097

由于租房市场庞大,机构中介、个人中介、二房东等各自占有市场份额,统计数据口径也有所差异。 从官方数据来看,北京市统计局显示,北京租赁房房租6月环比上涨0.1%,同比下降0.2%。上海市统计局目前只公布了5月居民价格消费指数,居住指数环比上涨1.2%,同比下降0.1%。

决定房租变化的根本仍然是供需问题。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表示, 总体来看一线城市的租赁市场依然呈现供小于求的态势, 不同区域之间的差异较大,尤其是CBD周边以及外围轨道站点附近的需求明显大于供给,部分郊远区域则会呈现相反情况。

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也认为, 供应不足的情况仍然存在,由于长租公寓利润微薄,扩张缓慢,市面上长租公寓产品相对较少。

这届年轻人算了一笔账

发现“租”酒店比租房更香

“最近经常刷到长租酒店的视频,据说长租酒店比租房还便宜!”近期,在酒店长租仿佛成了年轻人的新风尚。 在他们眼里,长租酒店成了方便、省心、高性价比的代名词。

据中新经纬报道,在深圳工作五年的90后张远,已经在酒店租住了两年。在他看来,酒店不仅更能满足生活要求,价格上也更有优势。

张远称,自己刚来深圳时和两位同事合租,月租平均一人3200元,到公司自费打车大概15分钟。后来由于其中一人搬离,他便开始重新找地方住,恰好从同事那里听说了长租酒店。他说,长租酒店打动自己的因素之一,是房型的便利。“出于隐私的要求,我希望这次能住单间,对居住环境要求也比较简单,一张床、一个卫生间就基本够用了,而出租的房子一般都带厨房和客厅,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

此外,张远在搜索酒店时发现其性价比更高,相同地段的月租金比普通租房低约20%。“目前我租的酒店每月不到3000元,到公司步行20分钟,而同地段的一居室月租最低也要3500元。相对来说,到公司的距离和价格之间的性价比,是我更关注的。”

据界面新闻报道,在酒店安家,正在成为年轻人租房之外的另一种居住选择。在小红书、豆瓣等平台上,关于长租酒店的帖子迅速增加,除了来自住户的分享和讨论,还有大量租房中介或酒店发布的广告信息,“长租酒店太香了”“人均4000享网红生活”,长租俨然成了酒店行业今年最火的新趋势。

截图来源:小红书

首旅如家酒店集团商旅事业部总经理邰国峰表示,早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第一轮爆发后,如家集团就注意到长租订单增加, 以北上广深、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区域最为明显。长租住客年龄段集中在25-35岁,女性占比偏高。

邰国峰分析,用户长租需求增长,主要有几方面原因:一是越来越多的租房人群更加关注居住环境的安全、隐私、公共卫生,酒店长租产品能满足这部分人群的需求;二是疫情管控常态化背景下,出行受限较大,商旅客不便频繁往返,或因疫情防控管理滞留异地,选择酒店长租相对安全,提供的生活服务也多一些。

而从酒店方面来说,疫情下客源不足, 长租业务可以补充现金流,也是一种自救方式。

看着潇洒,也有烦恼

仔细研究上海酒店长租实测帖,可以发现,尽管酒店长租看起来完美,但若真正付诸实践,也会出现不少问题。

据上观新闻报道,从今年2月开始,由于通勤时间太长,已在上海买房的Mandy决定在公司附近的酒店长租。不过在Mandy帖子下的600多条评论中, 不隔音和睡不好觉是一个比较集中的问题。 ”网友“手可摘棉花”表示自己尝试过住了半个月的酒店,最终因为每天翻来覆去睡不着而作罢。露露也曾表示:“我经常会被走廊的动静闹醒,有时候是深夜,因为是一个女孩子住,想着还是会有点害怕。”

做饭和洗衣也是被关注较多的问题。 尽管选择长租酒店的人群中,绝大多数不做饭,甚至不会做饭,但仍有部分人群因没有厨房而知难而退。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0481104

已在上海工作了5年的张可源(化名)经历过合租、独居,也因为工作变动和房租上涨搬过好几次家。在朋友的推荐下,她尝试了酒店长租,但在住了小半个月后,她还是回归了传统长租的轨道。“我添置了一个小电磁炉和一个小电饭煲,但即使是做很简单的番茄鸡蛋面,酒店设施也很难提供便利。每次洗菜和切菜都要在卫生间和工作台之间往返,食材处理和洗衣服得共用一个水槽,食物也几乎没办法存放。”

另外, 有部分酒店不提供洗衣服务,在这种情况下,衣服就只能挂在房间里,通过空调吹干,或直接阴干。 张可源这才发现,看似不起眼的阳台其实意义重大。

“在上海5年,我的东西太多了。”为了住酒店方便,张可源还专门租了一个迷你仓库,需要每月支付100元左右。“但迷你仓库很小,东西只能堆叠在一起,取用的时候非常不方便。”

此外,据中新经纬报道,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业内人士表示,高端酒店虽也提供长租服务,但占总体房数比例较低,一般为个位数,租期不定,大多为年租,总体来看经济型酒店做长租服务的较多。疫情之下,酒店考虑布局长租或出于应急现金流,但 长远来看,长租不会成为酒店的主流业务。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sufaa.com/627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