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发财讯 速发财讯 曾尝试与SE一起复兴老IP的国产游戏,为何做到一半另起炉灶

曾尝试与SE一起复兴老IP的国产游戏,为何做到一半另起炉灶

前线任务是松鼠在1995年推出的一款象棋RPG虽然其知名度远不及同类型的《超级机器人大战》,但仍在全球拥有一批忠实粉丝,支撑着这个系列在十年间推出了五部真实故事和多部不同玩法的外传作品

在国内玩家中,SFC上的前线任务1和PS2上的前线任务4也是很多人的情怀之作。

但是2005年以后,这个系列基本上就被打入冷宫,鲜有消息像许多中小SRPG一样,它成了时代的眼泪

今年年初,事情迎来了一些转机——首先,SE在今年年初宣布将在NS上推出该系列前三部作品的重制版紧接着,国内开发商子龙也发布了新作《2089:边境》的宣传片,这将是《前线任务》系列的全新衍生品,有望登陆手机,PC和主机平台

这被粉丝视为《前线任务》重生的契机,但最近,情况急转直下。

先是一张跳票之后,11月底《前线任务》第一版几乎悄无声息的售出,成品质量差强人意,几乎没有吸引到任何新玩家另一方面,今天子龙宣布取消与SE在《前线任务》上的合作,同时推出全新的原创机甲项目《蓝刚》

对于系列的追随者来说,这样的转折无疑再次给《前线任务》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但对于这几年合作项目频频翻船的SE来说,似乎这种情况让大家觉得很正常

最近几年来,SE做了许多尝试,试图重振其旧IP除了《最终幻想7》翻拍等主要项目外,还包括《北欧女神》,《星辰大海》,《仙剑传说》等多个项目重启形式多种多样,从高清再现到失传已久的新作

在Steam上SE新发布的7款游戏中,有6款是旧IP重启或翻拍。

《前线任务》就是这些复兴项目中的一个,但也可以算是特别命运多舛的一个。

过去《前线任务》被视为机战游戏中真实系统的代表。

这种真实并不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毕竟游戏中的基本战斗单位仍然是双足机甲,单凭这一点并不太符合军事意义上的写实但基于这样一个基本设定,《前线任务》有很多细节是逻辑一致的,能够突出真实感

比如游戏中,每个机甲都被分成几个部分,包括驾驶舱,四肢,背部这些部位在战斗中都有独立的血条,不同的部位会破碎,会产生相应的效果所以在战斗中把对手的机甲卸下来当人棍是这款游戏的常用策略

另一方面,《前线任务》往往以城市为战斗舞台,机甲穿梭于建筑之间,战斗表现不像《超级系列》作品那样天马行空画面表现通常是几个机甲互相拉近景

官方漫画《前线任务狗命amp《狗STYLE》花了很多笔墨来表现这种现实与幻想交织的氛围。

所以无论是战斗的节奏还是画面,《前线任务》往往给人一边倒的感觉,但对于这个系列的粉丝来说,令人兴奋的是这种踏实感,更不用说,在准备阶段,玩家还可以给自己的机甲分配零件,通过收集各种武器和零件来匹配自己强大的身体。

这种DIY风格是《前线任务》游戏玩法中主要的酷点,和FromSoftware的《装甲核心》系列类似后者虽然是动作射击游戏,但这对同样陷入了长久沉寂的《何是我哥》却经常被拿来比较,老玩家中重启呼声很高

当FromSoftware凭借《黑暗之魂》《血咒》等作品逐渐成为一线工作室时,很多人猜测《铁甲核心》系列或许也有机会重出江湖,但令人意外的是,《铁甲核心》的制作人鹿岛建设俊彦在2015年从FS转战se,开始制作新作。

这款名为《Left Alive》的游戏终于在2019年发布,作为《前线任务》的前传,将前线任务的设定与铁甲核心的玩法结合在一起结果口碑和销量都猝死了,屏幕和玩法系统几乎没用了被视为毁了《前线任务》和《装甲核心》两者名声的黑历史

由于发售后评论不佳,游戏价格在短短几天内被砍了一半。

这次失败的试水被认为是钉死了《前线任务》系列的棺材没有多少人认为它会在2022年有第二次机会

波兰的工作室Forever Entertainment负责《前线任务》前三部作品的复制这个工作室最近几年来致力于经典老游戏的再现此前曾参与过《铁架飞龙》《死亡之屋》等项目

该系列的第一部翻拍版不久前上架开发团队用高清3D模型忠实还原了第一代游戏的关卡和设定,并加入了许多更符合现代游戏习惯的新功能,如跳过动画,加快表演速度等,可惜游戏还是处处给人一种资金有限的感觉除了老粉丝能感受到制作方的情怀,这类游戏很难吸引新玩家尝试

在接受采访时,SE的相关人员曾直言没有翻拍这些作品的计划,但永远娱乐非常积极的提议促成了这次合作。

当然,这种说法凸显了永远娱乐的诚意,但就结果而言,se并没有提供任何实际的支持,甚至连宣传都只是区区一个点。

可想而知,主导《2089:边境》项目的子龙也大多是类似的情况。

这两款手游《玄幻模拟战》和《天地劫:鬼城再来》都是子龙之前的代表作和Border一样,都是IP授权的作品,也是由专门做SRPG手游的BlackJack工作室开发的至少在画面和玩法上,它们得到了很多玩家的认可

市场上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子龙之前对玄幻模拟战,天地劫等冷门老作品的授权,并不完全是出于商业上的考虑,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老板的个人感情从它的知名度和受众来看,《前线任务》几乎是同类

SE也没有给《边界》任何正面的宣传推广,但是子龙比起之前为游戏制作了高水准宣传片的波兰小工作室还是有一些余量的。

《2089:边境》是一款基于移动端的全平台游戏它的消费模式是通过游戏内氪石增加获取飞行员和机甲零件的概率,这让一部分原始粉丝感到难以接受,但与此同时,在之前的开放测试中,《2089:边疆》无论是画面还是表演都表现不错,其玩法和故事氛围都相当于原著的精髓,在相当程度上还原了定制机A和战略战役的乐趣

从配件到配色,定制机A在系列中自由度最高。

鉴于Left Alive的先例,即使是不喜欢F2P模式的玩家也很难否认如果我们再做一个新的《前线任务》SRPG,恐怕就达不到这样的手游水平了

项目公开后,从《边疆》国内社交账号的一些互动中也可以看出,相比于系列的老粉丝,《边疆》在国内的关注者更多的是原紫龙甲游戏的玩家,他们更关心的是定制机甲在玩法上能带来什么新的乐趣,同样作为SRPG,相比之前以梦战,世界劫为主的属性克制。

相比之前子龙自己的战棋游戏,《边境》在玩法上也表现出了很多新意。

相对于常见的以IP授权造势,此次合作还是偏向于子龙钓冷门老IP,互求完美的传统但在海外,玩家几乎不知道这家公司,或者前线任务的标题和发布的游戏内容吸引眼球

此前,该游戏仅面向国内玩家进行中文测试,但该系列的海外粉丝仍对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玩家自发搬到输油管道的相关视频得到了大量播放,大部分人表示游戏的真实内容还是挺符合他们对一部前线任务新作的期待的

或许正因为如此,也是海外的关注者最先察觉到事情的不顺利:就在几天前,Frontier在Twitter上的官方账号突然消失,宣传视频也被删除日本媒体也向se求证,但未获回应

随后,Frontier在中国的社交账号一个个下线,随后官方开始了对蓝刚的宣传。

在官方公告中,子龙并未说明解约的直接原因,仅解释为为了对内容创作有更多的延续性和掌控力,明显意在表达自己主动解约。

至于SE,还是表现的好像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蓝刚项目公开的同时,也宣布了游戏即将开始新一轮的测试通过新公布的内容不难发现,游戏保留了机甲零件可以自由搭配,一个一个破的玩法打斗方面,打破原有框架,有更多的镜像和表演

戏剧表演的实时渲染也变得更加流畅。

反倒是之前测试中饱受诟病的欧美画换成了全新的版本,写实风格机甲和2DLive角色交错。

从种种迹象来看,原创前沿大部分都是原创度相当高的衍生作品除了IP授权,SE很少干涉游戏玩法和设定的具体内容公告中提到的内容创作自由不太像是解约的核心原因

但在游戏内容之外,我注意到《边境线》的宣传过程中出现了并发症——上面提到的原CG宣传片就曾经遇到过一次和谐影片第一版中,大炮轰击机甲的镜头借助文字Logo进行了马赛克处理

这种变化显然令人费解如今,我们在国内不难看到这两个版本的中文宣传片,而在海外,相关的宣传片基本都被替换成了后者或者被删除结合各种信息,可以推测是因为宣传档期刚好赶上欧洲动荡的几个月

这样反复的折腾在Frontier的海外宣传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次,以至于当其国内账号还在和关注者互动的时候,其海外的很多账号就更早陷入了沉默,有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今,原边疆的海外账号,无论粉丝数量多少,都被直接清空删除由此可见,双方的矛盾大多不仅仅在于游戏本身的内容,或许更多的是这些公告的外部因素尤其是最近和SE有类似冲突的不止子龙一个

SE推广的一系列老IP,以及老制作人本身的复兴计划,无疑是一个好主意,既避免了目前的3A滚入,也回应了很多玩家的呼声。

但就实际效果来看,这些项目大多都是肉眼可见的有限资金,制作方无米之炊在发行的过程中,SE往往会将这些作品一视同仁地定价为60美元,让人感觉像是拿到了一笔钱

暂停了半年的巴比伦陷落也是标志之一。

就连《尼尔》的制作人横尾太郎也曾多次委婉地表示,当时的开发经费确实不足只是靠着自己每天在白金工作室监督工作的苦心,才取得了一个还算满意的成绩,他不想再经历那种地狱般的发展

从世嘉跳槽到SE的知名制作人于思今年一纸诉状将SE告上法庭,称在《巴兰的幻想与仙境》的制作过程中,SE辞退了其制作人半年后,和负责对外开发的Arzest Studio一起,即使游戏开发没有完成,但还是全价发布了作品,至今仍有他的名字

这款半成品游戏是2021年年度最差游戏的有力竞争者。

无独有偶,他还谴责SE的宣传部门完全不尊重开发者,不理解玩家比如在宣传的过程中,不允许使用游戏原声,而采用油管上钢琴UP master的改编版,甚至把钟雨思不肯妥协作为他转会的理由

但最近,钟雨思因向他人泄露公司内部信息,参与投资,涉嫌SE期间内幕交易,两次被捕这一方面被认为是他当初在SE被搁置的原因,也有人认为这是他拆平台起诉SE的报复

不考虑中宇思的个人情况,即使是普通玩家也能看到SE在这些对外合作项目的管理和宣传上的混乱前线任务只是受害者之一

标签

相比之前暴雪和网易的分手,这次子龙和se的取消只能算是杯水车薪,但我们还是能感受到国内游戏厂商在全球游戏界地位的变化。

知名IP的授权曾经是很多国内手游开发商的救命稻草能不能做对或者做对,对于一款游戏来说,可能就是生死之别,以前国内工作室和海外厂商之间出现这样的风波,玩家一般都会觉得国内厂商处于弱势,被动解约

但如今,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多见了国内大部分开发者更愿意自己创作原创内容,即使对外合作,也往往更注重自己在内容控制上的话语权,寻求互惠,有时甚至扮演《白衣骑士》中帮忙拯救旧IP的角色

就如今的蓝刚而言,从其新公布的内容来看,很难说这次取消对其产生了什么负面影响:游戏的核心卖点还在,大部分玩家在接受其他联动内容时会变得更加自由一些玩家甚至期待幻想模拟战中备受好评的樱战联动可以引入新作,让玩家可以通过组件打造自己的电饭煲机甲

不限于国内还是海外,相对于开发者和玩家来说,需要适应这种变化的可能是那些曾经躺着卖牌照赚钱的人。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sufaa.com/1044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